leler樂

怕是爬不出苏凰的大坑了…

护殊宝粉丝会会长
希望明天的考生
考的都会,蒙的全对🙃

杨烁:说出除了我以外能演小包总的三个男演员
你涛:胡歌(不假思索的说出)…………

主持人倒计时。。。
主持人说:啧啧啧。。就知道胡歌真是
小包总听了想打人了😂😂😂

最后只说出了苏哥哥😂

【苏凰/现代】那三个字

要2017年了

一起来吃小甜饼吧~


和上次一样,木有前因后果的独立小短篇呐~

脑洞来源于各种经过我脑袋的文字君~

不过主题是一样啦~苏凰发糖发狗粮啊(✿◡‿◡)


ooc预警  

食用愉快~

----------------------------------

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霓凰光着脚走了进去,像小时候一样,她永远都那样喜欢赤脚的跑。


“怎么醒了?”抬头见到霓凰套着他的衬衫走了进来,梅长苏的眸底瞬间深邃了些许,将文件扔到书桌上,张开双臂将走到身旁的霓凰搂进怀里,顺势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她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依偎在他精瘦却结实的胸膛,清润的眼神落在书桌旁的杂志上,随手拿起一份,却被梅长苏的大掌压了下来。


“会让你想起当时的情景吗?”梅长苏不希望因为一些照片勾起她那些痛心的回忆。

“你呢?会让你难过吗?”霓凰勾唇反问,表情并未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这下次换成了梅长苏沉默,他低头深深凝视着这张干净的脸,宽厚的大掌把玩着她柔若无骨的手指,就连脸上的表情都严峻了许多。


“好啦,我们不要说这些了。”霓凰笑了笑,而梅长苏执着她的手凑到唇边亲了亲,眉宇间的褶皱稍微消弭了些许。


“嗯,不说了。”低沉的声音一经响起,霓凰唇角的笑就淡了些许,她知道,那份他心中的痛永远难安,即使是长成疤痕也难逃钝痛。


他眸光中隐含嗜血波动,那段难言的记忆,十二年前发生的事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与霓凰的分离,他家族背后所背的血灾,所有的悲剧,都是从那日开始的!


霓凰将头靠在他的颈窝处,身上沾染着梅长苏专属的味道,重提旧事他们两个人的心里均是沉甸甸的。


梅长苏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表情里的沉思一直都没有退去。霓凰许久没说话,葱白的手指落在他眼睑的尾梢,那里有浅浅的伤疤痕迹。他的大掌一把抓过她的手吻在唇边,触碰带来的酥麻感觉渗入到她的心底,而这样的亲密接触也轻易的令霓凰捕捉到他颤动的心。

沉静一时过后,又响起了他的声音。

“你又赤脚,地这么凉,总是这样......”梅长苏抱她在怀却说起来不停。霓凰知道她的林殊哥哥总是有这么多大道理可以说,她不过就是光着脚而已,被梅长苏弄的小题大做的。到最后她索性挣脱了他,弯腰将他的拖鞋一并脱下来扔到书房角落里,起身挑衅似的抬头带着得逞后的嬉笑望着他,看着他的脚板与她同样的赤着踩在冰凉地板上,之前被他数落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梅长苏唇角勾起宠溺的笑,突然伸出的双手扣住了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搂住,甚至还强迫似的让她踩在他的脚背上面。
这样的动作几乎让他们两个人的身体贴合在了一起,她的脸埋在他结实的胸膛前,任由他带领着自己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两个人就像是孩子似的在走廊里磨蹭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梅长苏将她打横抱起扔回了卧室里,而卧室里暖暖的暧昧似乎又再度引起了他骨子里的欲念,他的小女孩刚被扔到床上,他的身体跟着压了过来。



-----------<( ̄︶ ̄)>-------------



等到霓凰再度睁开眼睛,天际已经蒙蒙亮了,晨光透过薄薄的纱帘倾洒了进来,在深色的地板上投射出纱帘的花纹暗影,被风一吹,影子明明灭灭的。


薄被下光裸的身体未着寸缕,之前套在身上的他的衬衫皱巴巴的被梅长苏仍在地上。记忆闪回到一晚上的翻来覆去,脸微微发烫,而那个“罪魁祸首”此时单手隔着深色的薄被落在她的腰际间,半张脸还埋在柔软枕头内。


霓凰没有吵醒他,只是将自己的视线落在偌大的落地窗外,看的出来今天会是个好天气,纤长的睫毛不断的扇动着,光滑细腻的脸庞上没有任何刚睡醒的油腻。


梅长苏还躺在她身侧,有着微微的鼾声传进耳中,薄被下他的大腿圈住她的,像是在潜意识里要束她在怀,予她守护一样,那种潜在的情感被霓凰轻易的捕捉到,她又何尝不是呢?渴望相拥的日子,就在彼此的呼吸间。


昨夜她在书房时,心里也忍不住的回忆起他不在的那十二年。曾经突然的失去让她一夜之间长大。双亲蒙冤离世,林殊哥哥不知去向,不知生死,仅剩她和年幼的弟弟,世界仿佛都是冰冷的。痛苦的,挣扎着,她独立支撑着穆氏企业,努力活成了最美的模样。可她也是那个靠在他肩头的小女孩啊,在踉踉跄跄的成长中,眼泪汗水好像都被榨干了。


“在想什么?”突然,梅长苏沙哑的声音将霓凰从回忆当中拉回到现实,腰间的大手搂着她的腰,他的脑袋凑到她的颈窝处轻嗅着淡雅的香氛,原本隔着薄被搂着她腰肢的手执意的窜入到里面与她的皮肤进行着亲密接触。


“没什么,就是在想能够和你一起看到早晨的太阳升起来,真好!”霓凰抬起头来看着梅长苏的脸,而他下巴新长出来的胡渣落在肩窝处的细腻肌肤上,惹得她一阵轻笑的躲闪。


梅长苏闻言稍微的清醒了过来,赤着上身倚靠在床头,丝滑的薄被沿着他白皙的胸膛滑落到小腹处。霓凰拢着薄被挡在他的胸口,好像还在担心他会受凉一样。她柔软的身体坐起在他身旁倚靠着,两个人沉默的望着偌大玻璃,窗外的天一点点明亮起来,及地纱帘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翻卷出很大的波纹。


梅长苏拥着她,倨傲的下巴抵在她头顶,他脑海当中不由浮现出他的小女孩不在他身边的那些日子,那是入骨的相思。再到想见却不能,想相认却只能推开的日子,他默默闭上了眼睛,将她拥的更紧一些。阳光升起时的晨缕沿着纱帘的缝隙照射进来,倾洒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随着时间分秒的走过,光线折射的角度也有所不同,唯一相同的却是从头到尾,梅长苏都将霓凰拥入在怀里,一动未动。


倚靠着他的胸膛,霓凰伸出细细的手指沿着阳光照射进来的角度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空气里的尘埃被灿金色的阳光映照的无所遁形,镀上耀眼的色彩。到盛睛际前,梅长苏任由她孩子气的动作着,却在看清楚她手指的光圈时瞳孔猛然一缩,记忆里光洁的手指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圈白金戒指,在晨缕阳光细细地照射下,尤为耀眼。或许是以为自己眼花了,梅长苏甚至用大掌抹了把脸,就连最后一丝睡意都一并抹去。


“在书房的抽屉里看到的,想试戴一下,却摘不下了。”霓凰小声的说,想收回手却被他的大掌包在其中。

霓凰突然挣脱他的手,翻身把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说“我好喜欢。”


“我也喜欢……你喜欢的我都喜欢!”梅长苏佯装沉稳的声音里带着不着痕迹的颤抖,他的小女孩帮他省去了求婚?!

他似是激动,又似是他听错了,大力把已经因害羞红透的霓凰圈在怀里,看着她精亮的眼眸。

“我喜欢雪中的梅花!”霓凰用着指尖轻点着他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渣,刺刺硬硬的,弄得她指腹微微疼痛。


“我也喜欢雪中的梅花!”梅长苏一把抓住她如玉的手指,置于心口,不让她乱动。


“那……我喜欢青儿!”霓凰索性转过身来看着男人动容的侧脸,假装没有看到他希冀的眼神,专属于他的淡淡的味道将空间密密匝匝的占满,令她逃也逃不掉。


“我也喜欢青儿!”略显黯哑的声音低低的回荡在她的耳边,无比认真的回应着她每次兴起时的玩笑话。


“那我喜欢你呢?”


原本搂紧着她的手臂越发的收紧起来,将薄唇凑到她的耳边,低哑轻声的开口,用着只有他们两个才听得到的声音。


“我爱你”


【苏凰/现代】那三个字

作为一个混迹苏凰tag一直潜在水底的深海鱼儿,首先致敬所有在tag下写好文的大大们,感谢你们的好文让我心甘情愿的躺在坑底

在暗无天日的期末紧要关头,lele开始自产自销,喂饱自己了✧(≖ ◡ ≖✿)真是越到期末我越浪。

   

    
    以下是一个画风清奇的脑洞,木有前因后果,纯属想甜虐一下

    人物设定为现代篇
    苏哥哥化身江左总裁
    在两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再次相见后(相当于再次出征梅岭活着回来之后),霓凰恼他总是选择放手,即使现在回来也躲起来。
    于是乎,愤然离开公司
    wuli苏哥哥遇上吃醋别扭凰,上演梅宗主追妻记
    纠结苏是应该强势表白一下了

    ooc预警... 

    捂脸跑o(*////▽////*)q

----------------------------------------------

    她看了眼上面的来电号码,嘴角没有察觉的翘了翘。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自己还生气吗?她套了件外套,换了鞋从房子里面走出来,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就直接映在了视线里。

    自从她愤然离开公司以后,梅长苏总是将公司的事情来跟她探讨。不管她的不满,他总是坚持的打电话。最初打电话时她也都说过,她早就已经都交接好,不再管公司的事情了,但他却还是如此。而且除了会给她打电话,每天晚上也都会来,就像是英国大笨钟一样,下班后跟她探讨一番,再聊上几句,甚至都快成了一种习惯了。

    今晚比较晚,其实她都有些困了的,可不知为何还是等了。

    走近了以后才发现,他并没有坐在驾驶席上,而是有代驾模样的司机在那,而他坐在后面,刚站定时,他就从里面将车门给她打开了。

    霓凰向前抬腿,弯身坐了进去。

    车门关上后,里面的暖风便都扑面而来。

    “你喝酒了?”坐进去后,霓凰便看向他问。

    “嗯。”梅长苏薄唇微勾,点了点头。

    闻言,霓凰皱了一下眉,眼神显出一丝不悦。

    见她这样,梅长苏也很是沮丧,然后咕哝着说,“我只喝了两杯,放心。”

    “嗯……”霓凰第一反应是他总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心中还是气,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金陵项目的进度很快,现在都已经进行了一大半。”梅长苏开始一本正经的说着。

    “嗯,到时跟工人们多商量商量,帮忙赶一赶,最好能在年前交工,这样你后期的事情也就更好办。”霓凰认真听完,给出建议着。

    “我也是这样想的。”梅长苏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又随手拿过个文件袋,递给了她,“还有下周还有个新的竞标会,我看中了几块地皮,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霓凰伸手接了过来,很认真的打开浏览了遍,然后给出中肯的建议。

    梅长苏在她说的时候,也同样很认真的听着,倒不是多需要她的帮忙,只是想要借机多和她在一起。

    等着将公司都谈完了以后,霓凰将文件袋重新递给了他,想了想说着,“其实这些事情你自己都能处理,真的不用来找我商量,再说我也都不在公司了,你这样每天打电话、晚上又跑来……而且像是今天都这么晚了,你还折腾来。”

    “嗯。”梅长苏听后,又只是低声的应。

    霓凰抿了抿嘴唇,很是无奈的表情。

    “其实我都知道。”梅长苏黑眸凝在她的脸上,薄唇动了动。

    她听后,也转着视线对上他的,微微挑眉。

    “我只是想见见你。”他薄唇一勾,表情认真的说。

    霓凰一滞,呼吸变慢,怦怦的心跳怕是要被他听到了。

    两人一下子都没有在说话,车厢内空气就变得安静了下来,所以前面忍了许久的代驾司机,打出来的一声哈欠,便也就格外的出声音。

    似乎也是意识到自己打破了什么,代驾司机有些歉疚的看着后车镜。

    “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霓凰回神过来,低声的说了句。

    “我送你进去。”梅长苏没有纠缠,应允着。

    随即,两人便也就一前一后的从玛莎拉蒂上走了下来,往院子里面走着。

    很快到了门庭处,霓凰转过身子,看着同样停下脚步的他,说着,“你回去吧。”

    “嗯。”梅长苏点头,却并没有动作。

    初冬的晚风吹拂着,不甚寒冷。梅长苏在说完后站直了身子,他体弱,却不失风度。剪裁修身的竖领风衣的关系,里面又穿着白色毛衣,显得他身形极其的颀长挺拔,又不难看出那一丝佝偻。他那双黑眸凝神深邃的注目着她。

    “霓凰。”低沉又压抑的男音。

    霓凰顿住,又转过去了身子看他,她知道此刻他心里的不好受。可是,他每一次的推开,是否也真的懂她心中那苦涩的不好受?这纷扰的凡世间,她多么渴望与他携手,不品过去,不虑未来。他的纠结她明白,可就是气不过。

    “嗯?”微微挑眉,她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想抱抱你。”喉结一动,梅长苏这样说着。

    话音落下,他便也跟着大步上前,然后伸手动作有些轻缓的将她抱在了怀里,力道却很紧,似乎是那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她收拢在怀里的样子。

    穆霓凰背部都被他的大手给扣着,整个人都像是被镶嵌进去的一样,甚至都有些疼。

    闭了闭眼,她还是放弃了挣扎,承受了他这个情绪压抑的拥抱。

    昏黄灯光下的夜一片寂静,心底那到疤闷闷的。

    梅长苏双脚还站在原地,只是身子向后缓了缓,却又俯下俊容凑在她耳边。

    “我只喝了两杯,没有醉。”他有些没头没脑的,在她耳边这样说。

    “嗯……”霓凰点了点头,不明所以。

    “嗯。”他也跟着她又应了句,然后薄唇更加凑近她的耳朵。

    喉结上下一动,薄唇也跟着扯动。

    霓凰是想要躲开他一些的,可却听到他的声音继续响起,都散在了耳蜗里。

    在听完他说的话的霓凰,还是禁不住烧红了脸颊。

    刚刚他在自己耳边,说的那句话。

    三字一句。直触心底
    
    “我爱你”





---------------------------------------
    一直私心梅大宗主可以主动一点嘛,可是不逼到一定份上应该不会的
    
    一个没有前因后果的小渣文

    不晓得还会不会写前因后果

    不过还是食用愉快啦^O^ 

wuli苏哥哥和霓凰又约饭了。
高产铜矿啊
是不是又再谈什么新合作呐
真是期待现代之约啊

此生一诺,来世必践
金鹰节给了苏凰铜矿
也填补了我心中最完美的他们~
一年啦
难出苏凰大坑~
感谢苏凰给了我最感叹的爱情💑

图源微博 见水印 侵删

占个tag~
预测最具人气苏凰要同台了~
不是我一会就删了😂

#刘涛蜡像入驻北京杜莎夫人蜡像馆#
“此生一诺,来世必践”——“霓凰郡主”
@刘涛tamia 亲笔致“梅长苏”@胡歌 。
前世情义未尽,今生缘分将至。
霓凰盼与林殊哥哥相约共赴杜莎夫人蜡像馆,兑现爱的誓言!
@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

素不素要有铜矿啊👀